三七中文网 > 圣武星辰 > 0138、我找个人

0138、我找个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一轮红日从长安城城头上缓缓地升起来,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古城。

    李母在丫鬟春草的搀扶下,从草屋中走出来,脸上带着急切,而春草看到盘膝坐在院落中间的李牧,连忙道:“夫人,不是做梦,少爷真的在呢,他在修炼。”

    李牧听到动静,站起来,道:“娘,您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牧儿。”李牧走过来,紧紧地拉住李牧的手,又在李牧的脸上摩挲了好一阵儿,脸上才露出了笑容,道:“真是我儿,娘以为,昨夜是一场梦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放心,从今天开始,儿子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担惊受怕了。”李牧深有触动,牵着母亲的手,一字一句地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春草姐,马车里有一些食物,你先拿到屋里,一会儿,会有人来帮咱们修缮房屋,你照顾好我娘,我出去一趟。”李牧又对春草道。

    “啊,牧儿,你要出去?”李母握紧了李牧的手,语气中,有一种难掩的惊慌。

    李牧笑着道:“娘,你放心,我去接冬雪、秋意和夏菊三位姐姐回家,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李母还是有点儿犹豫,她是知道的,那三位丫鬟,是被什么样的势力抢走,都是长安城中的一些巨无霸,李牧口中说的轻松,那些势力,会那么轻易就将这几个丫鬟放回来吗?她的心中,日日夜夜都在为这几个已经如同亲人一般的丫鬟担忧,但现在她更为儿子担忧,等了八年,儿子终于回来了,她不想再一次品尝失去儿子的痛苦。

    春草也是同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乍听到李牧是去接另外三位姐妹回来,她心中立刻就无比兴奋和期待,但转念一想,这其中的危险,她又担心李牧的安全。

    李牧笑了笑,道:“娘,春曹姐,你们放心,长安城中,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拦住我,而且,我并非是一个人出去,我的师门,派遣了数十位大宗师境的强者帮我。”他撒了个谎,就是为了让两个女人能够不那么担心。

    “牧儿,你刚才说有人来修缮咱家的房子,是什么人啊?”李母又问道。

    李牧笑了笑,道:“是一些朋友,新交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咱们是要在长安城住一段时时间了吗?”春草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李牧点了点头,道:“是啊,现在这里住一段时间,等到我的事情都办完了,再去太白县城。”

    又交代了一番,李牧动身离开。

    阳光照耀在这个赶猪巷尽头最为残破的小院落里。

    巷子里其他户的一些人家,在门口中探出头,好奇地弹出头来,看向这个小院落,昨夜发生的一些事情,他们多多少少都看到了一些,因此看向小院落的目光中,都带着敬畏和好奇。

    春草将李母扶到旁边的木椅上坐下,然后去整理马车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打开马车车厢的瞬间,她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草儿,怎么了?”李母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多肉,还有甄品轩的点心……”春草呼吸都有点儿急促。

    马车里的东西,可都是长安城中各大老字号最为上等的食物食材,以前夫人还在知府府邸,还是正房夫人的时候,她曾经见过,想一想这些东西的美味,春草忍不住就有点儿吞咽口水了。

    毕竟,她也只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啊。

    春草花了不小的功夫,才将马车里的东西,都拿进茅草屋里储存好。

    然后,一阵人声马嘶之中,大约有四五十人,从赶猪巷口中走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的骑着马,有的步行,穿着统一的制服,一个个身形彪悍健壮,看起来气势不俗,后面还牵着马车,车上不知道装载着什么东西,用帆布包裹着,鼓鼓囊囊,几十辆大马车,从巷子里赶进来,直接将原本就不宽敞的小巷子都塞满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,都朝着李母的小院落走来。

    春草的神色紧张起来,连忙过来扶住李母。

    在赶猪巷居民和李母两人的目光注视之下,一行人来到了小院落门口。

    一位整张脸都笼罩在衫帽里的人,拱手,恭敬地道:“老夫人,小人是李牧大人的朋友,前来修缮房屋,叨扰老夫人之处,还请老夫人多多见谅。”这人,显然是个领头的。

    别人看不清楚他的脸,其实,他正是郑存剑。

    李牧安排的事情,他不敢怠慢,毕竟小命还攥在李牧的手里呢。

    原来是来修房子的。

    李母和春草心中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李牧临走前,是说过的。

    “快请进。”李母道。

    她出生于贵族世家,虽然这些年落魄了,但在接人待物方面的仪度,还是在的。

    郑存剑点点头,但却没有着急进入院子里,而是取出一个玉牌,握在手中,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几步,就看整个荒废的小院子里,地底下突然有一道道光华冲出来,一闪而逝,接着整个小院子给人的感觉,仿佛是不一样了,缺失了一种距离感,似是无比遥远,又似是很近很近。

    果然是有术士阵法的。

    郑存剑心中暗叹。

    昨夜,李牧就给了他这个玉牌,告诉他,想要进入院子里,若无玉牌引路,将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术士的手段,真的是可怕啊。

    李牧到底是几星术士,竟然可以在一夜之间,一己之力,就在这个荒废的小院子里,布置下了这样的阵法?

    郑存剑越想越怕。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依靠玉牌的威能,指挥着其他人,顺利地将马车上装着的建筑材料,都卸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石料,木材,草竹,还有各种建造工具,以及一些半成品的建筑构建,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施工热火朝天地展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丰商会成立于八十年之前,初始是一个小商会,在长安城中勉强维持,后来得到了贵人的相助,迅速扩张,商会势力膨胀,从一个三流小商会,成为了长安城中本土商会财团中的领头羊,仅次于势力遍及整个神州大陆的天下商会设置在长安城的分舵。

    商会的会长,叫做周得道,今年不到五十岁,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圆滑角色。

    上午,周得道在府中清理商会的掌账目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,通过账本上的一个个数字,他能够感知到财富源源不断地汇集在自己手中的那种美妙感觉。

    账房之外,二十多名重金招揽的武林高手,全副武装地守卫着。

    财势达到一定的程度,就可以产生巨大的能量,尤其是在与权势相结合之后,更是会产生难以想象的化学反应,大丰商会就是这样,因此能够招揽诸多的武林高手看家护院,传闻周家,有两位宗师境的供奉坐镇。

    周得道身形矮胖,白面无须,脸上时长带着三分笑,如一个人畜无害的富家翁一样。

    他翻着账本,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旁边,有数十位高价请来的心腹账房先生,算盘拨的噼里啪啦,运指如飞,一个个数字报上来,将大丰商会庞大金钱帝国的每一笔支出和收入,都呈现在周得道的耳中和眼前。

    两个美貌年轻的侍女,站在周得道的身边,轻摇羽扇。

    突然,吱呀一声,严合上的门,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身影走进来。

    周得道面露一丝不悦,账房乃是府中重地中的重地,他三令五申都不许未经通报闯入,竟燃还有人敢犯忌?

    他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却是一愣。

    一个身形修长健硕,面容英气勃勃的短发年轻人,面色从容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谁?”周得道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以前从未见过这个似僧非僧,似俗非俗的年轻人,怎么竟然就没有一点儿动静地闯进账房中来了。

    “哦?不在啊,不好意思,走错了。”年轻人神色随意,好像是在逛街一样,目光在账房中一扫,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之色,然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周得道怔住,旋即大怒,道:“来人,给我拦住他。”

    擅闯账房,还想走?

    立刻从四面涌出来数十个身影,都是周府的护院高手,刀剑出鞘,团团将年轻人围住。

    周得道大踏步地走出账房,盯着年轻人,道:“说,你是谁?怎么混进来的?”

    年轻人神色从容,道:“别紧张,我只是来贵府找个人而已,找到了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?”周得道怒极:“你还真的是混进来的?岂有此理,王教头,你们都是死人吗?竟然被一个外人混进了账房院都没有发现?”不由得他不怒,账房是何等重地,他花重金养了这么多的高手护院,竟然被一个外人随意混进来,这岂不是意味着,这个年轻人如果想要刺杀他,有一定可能得手?

    一些个护院高手,都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被称作王教头的,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,身形魁梧,气息雄浑,连忙道:“老爷息怒,属下这就将这胆大包天的的狂徒拿下……”

    年轻人不等他说完,眼睛一亮:“老爷?”他看向周得道,道:“你是大丰商会的会长?”

    周得道冷哼一声:“是又如何,今日你擅闯我账房重地,我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他话还没有说完,眼前突然一花。

    就看年轻人如鬼魅一般,出现在了周得道的身边,一只手,搭在了周得道的肩膀上,道:“那就太好了,这府中你肯定很熟悉,我要找一个叫做夏菊的女子,你帮我找一下,找到了,我就放你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,自然是李牧。

    他来到周府找人,进来之后,才发现在自己计划失误,这周府实在是太大太大,大的超出了想象,要找一个人,犹如井底捞针,找了半天,都找不到夏菊的下落,误打误撞,来到了账房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感谢我的鹿叫梨子大大的捧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