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中文网 > 圣武星辰 > 0140、大宗师

0140、大宗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周得道在护卫的搀扶下,站起来,眼神怨毒地道。

    他今日先是被莫名其妙地被人劫持,然后又被人扇了耳光,儿子更是当着他的面,被废掉双腿,这其中任何一件事情,放在平日里,完全不可想象,不可能在周府发生,但竟然在今日同时出现,简直让周得道抓狂,让这个平日里老奸巨猾的商人,在这一瞬间,大失方寸。

    “养不教,父之过,教出这样阴狠歹毒的儿子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李牧看向周得道,冷声道。

    他今日来找人,原本并不想闹出大风波,但在看到夏菊受到这样的虐待,联想到昨夜之事,如何猜不出来,周宇这是将昨夜受的气,全部都发泄在了这个无辜女子的身上,立刻让李牧满腔怒火。

    “哼,我的事情,不用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教,你进入闯入周府来,敢伤我儿,就别想活着走出去。”周得道阴狠低吼,声音仿佛是从压根低下爆发出来的一样,他已经恨极了李牧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,你,负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李牧看向周得道,道:“绝对的力量面前,周府的钱势,宛如朽木土鸡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牧并不想在这里纠缠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夏菊的遭遇,可能发生在秋意的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,那个自称是【无双剑客】的张吹雪,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他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,别让他跑了。”周得道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决定,不惜一切代价,都要留下李牧,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又有护院高手,如潮水一般,疯狂地冲来。

    同时,还有一些术士,在远处出现,正在吟唱着神秘的咒语,空气之中,神秘而又强大的术法力量,开始汇集,显然是在准备着某种可怕的法术,威力强大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手持着破甲弩箭和强弓的精锐武士,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,出现在墙顶,石后,占据了各个高处,周府的建筑设计也很有特点,从内部看,宛如一个层层方位的军事堡垒一样,美观和实用性并存,一些岩石建筑中,亦有暗孔打开,术士攻城弩推出来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中数一数二的大财团,财势和力量,一旦发动起来,的确是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插翅难逃。”周得道在重重护院的保护之下,神色恢复了正常,眼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可笑。”李牧眼眸之中,有雷光流转。

    他左手扶住夏菊,右手朝虚空之中一抓,五指律动,似是花瓣生灭幻灭,一丝丝的雷电,在他的掌心之中浮现,顺着五指缭绕蜿蜒。

    “雷术……次·天雷引!”

    随着李牧的低喝,原本缠绕在李牧五指上的雷光,骤然爆射出去,迅速膨胀,犹如花火一般分裂扩散,一道道成人手臂粗细的雷光,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,转眼之间,天空阴沉,阴云弥漫,一道道的紫色类雷电,如同雷蛇狂舞一样,从上而下,无情地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,瞬间让方圆数千米之内的区域,变成了一片雷电汪洋。

    身穿铠甲的弩手和弓手,虽然都是合气境的武士,但也架不住这样的雷光,瞬间就被劈的浑身抽搐,吐着黑烟倒了下去,而那些原本还在吟唱咒语积蓄法力准时施展法术的术士,也被这雷光席卷,顿时法术中断,被劈了了外焦里嫩,潮水一般涌来的护院高手,一个个头顶冒烟,倒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还有周围的建筑,也在雷光的狂扫之下,几乎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周得道在一群忠心护卫的搀扶保护下,催动某种法器,保护了惨叫哀嚎中的周宇,勉强抵挡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雷电。

    而处于雷电中心的李牧,右手单掌擎天,掌中雷光生灭蔓延,所有的雷电,都是从他掌心之中幻化出去,在无尽的雷电光华衬托之下,这个健硕修长的身影,宛如主宰紫色天雷的神王一样,震撼着周围所有人的眼球和神经。

    这一击,周府的护卫力量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不过,李牧施展的是【次·天雷引】,威力控制的很好,并没有大开杀戒,所以那一个个倒下的人影,只是被电晕电伤,并没有死去,上天有好生之德,李牧还是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击溃围堵,他并不想多做停留,直接抱起夏菊,朝着周府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啊,就这样让他逃了?”周得道气的牙都疼了。

    他纵横长安府,这么多年,何曾受过这种气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,我要他死,我要他死啊……”周宇在周家术士的治疗之下,伤势恢复了一些,止住了疼痛,双眼充血,像是疯子一样竭斯底里地狂吼。

    然而,不论是护院还是教头,以及那些术士,都没有人敢再上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牧快要奔出周家后院的时候,突然,异变出现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橘色流光,破空而至,袭向李牧。

    这一击,极为巧妙,击李牧之必救。

    “嗯?宗师境高手?”

    李牧面色微微一变,抬手一掌轰出,将这一道橘色流光直接轰碎。

    但他的身形,也被阻住,重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橘色光华闪烁,一个身形厚重魁梧的中年人,出现在了李牧的对面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中年人出现,周得道脸上,立刻就出现了狂喜之色,大吼道:“林供奉,给我拿下他,打断他的四肢,我要抓活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周家的护院和教头们,脸上也都浮现出了轻松之色。

    宗师之境,周家供奉!

    这人,名叫林动,是周家两大宗师境供奉之一,享誉长安城的大高手之一,实力还在西城区分守衙门武备将军周一凌之上。犹豫供奉地位崇高,并不像是一般的护院一样,时时刻刻都在周家,所以闻讯赶来花费了一些时间,这个时候才赶到。

    “林供奉,抓住他,抓活的,我要活的。”周宇也疯子一样大吼着。

    李牧扶着夏菊,神色并没有因为出现了一个宗师境对手而有变化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他看向林动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太莽撞了,还是留下来,向周会长赔罪吧。”林动看起来三十多岁,络腮胡,不修边幅,容貌普通,四肢粗壮有力,站在残砖断瓦之中,给人的感觉,就好像是一座山一样稳重厚实。

    他的周身,缭绕着浓郁的橘色光芒,似是火焰一样。

    宗师之境,可以内气外放,形成无形的护体域场和罡气,橘色的光焰之中,充满了一种厚实凝重的力量气息,宛如厚土,又如山岳,不动不摇。

    这是无形之中的土系内气。

    金木水火土,五行内气之中,土系内气最为厚重,擅守,防御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“我赶时间,让开。”李牧深吸一口气,小腹内收,拳头微微回收,脚下【先天功】桩功运转,体内的力量,宛如大龙一般灌注脊柱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着急,不着急,你还是留下来吧。”林动面色淡漠,一步一步地逼向李牧。

    李牧脚下一动,抱着夏菊的身形,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去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幼稚。”林动大笑,双手缓缓从胯间提起,然后右手上提,左手下沉,内气运转,双掌在胸腹前画弧,然后猛然拍出,震耳欲聋的山呼之声从他的双掌之间爆发出去,橘色光焰幻化无尽山峦,犹如群山奔腾一般,朝着李牧碾压而去,喝道:“给我躺下吧……赶山掌第一式——山峦如怒!”

    宗师境的战技,大地都震荡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李牧身形如电,一拳挥出,似是开天辟地之巨斧,所过之处,任何的山岳幻影,都被直接击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动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之中,一个并无任何斗气光焰的拳头,无限放大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赶山掌……群山挡路。”

    他急转内气,双手一上一下挡在胸前,然后猛地朝着那只拳头挡去,双脚更是踩入大地,土系功法运转到极限,可以从大地之中借力,仿佛是脚下生根一样,牢牢地屹立在大地之上——五行内气修炼者之中,土系内气强者的下盘,无疑是最稳最牢固的。

    然后,下一瞬间,一种沛然莫御的巨力涌来,将林动直接淹没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烟尘飞舞之中,这位匆匆赶来的林供奉,直接被一拳轰飞,消失在了原地,远处的周府房屋、内墙、外墙等等建筑上,都出现了一个人形凹洞,层层叠叠,一个连着一个,都是被林供奉的倒飞出去的身影砸出来的洞痕,也不知道他被这一拳,轰飞到了哪里去了,看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李牧抱着夏菊,身形如电,消失在了周府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周得道长大了嘴巴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周宇则是连疼痛和咒骂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那些护院高手、教头、术士,甲士等等,一个个心惊肉跳,止不住地寒意和冷汗,从他们的身上泛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他们才明白,自己刚才,到底是在和什么样的怪物战斗……一拳轰飞一位土系宗师境超一流高手,这是什么实力?大宗师吧?周府竟然招惹了一位大宗师境的存在?这可就有点儿恐怖了啊。

    周得道额头上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“大宗师?不可能啊……天,这下子,麻烦大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阵阵害怕。

    宗师和大宗师,只差一个字,但代表的意义,那可就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

    第三更,补上周日的一更。

    大家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