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中文网 > 圣武星辰 > 0936、王诗雨
    碧言看着手握锈剑,身躯笔直如长剑一样站在神殿门口的王言一,心中也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滋味,脑海深处的一根弦被拨动,沉默了片刻,她返身走回来,道:“你这样,会死。”

    王言一面带嘲讽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碧言又道:“死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王言一脸上的表情,越发地嘲讽了。

    碧言还要再开口,王言一直接打断,道:“原来你也知道,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碧言又道:“没有意义的事情,为什么坚持要去做?你纵然再天骄无双,也挡不住当世大帝,大帝座前,众生皆为蝼蚁,明知道毫无作用,螳臂当车,你如果死了,不管李牧能不能活,你都将永远失去他。”

    王言一淡淡一笑:“我本来,就从未拥有过他啊。”

    碧言愕然,道:“那你还……”

    王言一又道:“难道我不曾拥有过他,就不能为他而战吗?也许只有这样,才能让他永远记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碧言一句你这样也太卑微了差点儿脱口而出,但话到最边,看着眼前这张平静坦然却又坚定如巍巍神山一样的面孔,突然觉得,自己再说什么话,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如此,有一个关于李牧的秘密,在你临死之前,让我来告诉你。”碧言缓缓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王言一手中的锈剑一指,神色凌厉地道:“抱歉,我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碧言脚步僵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?想要靠近我,然后突然发难打晕我带走?你做不到的事情,也不允许我去做?”王言一鄙夷地看着碧言,不屑地道:“你真的,一点儿都不了解他,也根本配不上他。”

    碧言神色一僵,犹如过电。

    她看着王言一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最终,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去的干脆,没有丝毫的留恋。

    王言一的眼神,随着碧言身形消失,也越来越冰冷,越来越凌厉。

    锈剑对准了虚空大帝,剑身微微地震动着,上面的锈斑,发出淡淡的赤红色光辉,仿佛是要从剑身上脱离出来一样,很诡异的变化,一股无比奇特的剑意剑气,在锈剑上流转出来。

    “勇气可嘉。”

    虚空大帝看着倔强孤单的王言一,脑海中昔日的一瞬画面一闪而过,很久远的回忆浮现,但很快就被道心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王言一面前的空间一阵模糊,毁灭般的虚空消融杀机席卷过去。

    王言一轻斥一声,手中的锈剑在身前直线一般斩杀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模糊的空间像是一张纸一样,被这一剑斩开,虚空消融的力量从他身边两侧翻滚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犹豫,他人剑合一,旋转腾跃而起,化作一道赤芒,朝着虚空大帝刺来。

    转守为攻。

    虚空大帝的眼中一抹惊讶之色闪过。

    那柄锈剑的气息,有点儿古怪。

    他身前的空间壁障,骤然化作一柄虚空之刃,站在了迎面刺来的赤芒上。

    赤芒顿时崩溃。

    王言一的身形倒飞出去,狠狠地撞击在了大殿石柱上,体内发出咔嚓咔嚓的骨头断裂声,一下子就重伤,背靠着石柱,站也站不起来,一身黑衣,被鲜血染成了赤红色。

    鲜血从王言一身下汩汩溢出,在白色的岩石地面上描绘出两道触目惊心的小溪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锈剑在他头顶悬浮,高频震动。

    虚空大帝没有着急进入神殿,也没有再对王言一出手,而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,看着锈剑,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王言一艰难地抬起手臂,捏出剑诀,一层又一层的白色微光,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去,不断地注入到锈剑中。

    地面上流淌出来的鲜血,也像是失重一样,漂浮起来,一层层地裹在锈剑的刃身,接着很快就深入到了剑刃之中,剑身上那一道道的斑斑锈迹,突然就脱离开来,绕着剑身飞速地旋转缭绕,原本赤红色的剑芒中,流射出一丝丝的银芒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锈剑破开虚空,微微一震, 宛如瞬移一般,骤然就到了虚空大帝的眉心之前。

    虚空大帝抬手,轻轻地捏住了锈剑剑尖。

    一层层虚空涟漪在指尖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锈剑震动,但难以存进,最终竟是挣开了虚空大帝的指尖,倒飞回到王言一的头顶。

    王言一的面容,变得模糊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扶着石柱,无比艰难地站起来,每走出一步,脚下都是两个血脚印,挣扎着来到神殿门口,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精神支撑着自己站定,用生命所有的力量和意志,依旧挡住虚空大帝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这柄剑,你从哪里得来?”

    虚空大帝开口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了什么,对于眼前这个后辈,不再那么无视。

    王言一不说话,嚼碎了自己的舌尖,一道血箭喷出来,正喷在锈剑上,原本赤光银芒逐渐暗淡下去的锈剑,骤然又爆发出璀璨的光辉,他一伸手,将锈剑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有无数的东西,从王言一的身体里被抽离,注入到了锈剑中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是将本源全部燃烧到这柄剑中,也不可能催动它,”虚空大帝道:“带着你的剑走吧,我不追究你的冲撞之罪。”

    王言一抬头看着眼前这回无法对抗的恐怖敌人,嘴角划出一丝弧度。

    锈剑的剑尖,指向虚空大帝,将自己的选择,表现的清晰直接。

    “错误的选择。”虚空大帝移步往前。

    纵然在锈剑中感觉到了一丝丝令他忌惮的气息,但他地位何其尊崇,视众生为蝼蚁,刚才一瞬间网开一面,已经是破天荒,怎么可能再给王言一第二次机会?

    虚空毁灭之气席卷过去。

    王言一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神殿之门,依旧没有看到他等待的人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等不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内心里叹息一声,王言一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决绝和凛冽。

    当世大帝吗?

    尽人事听天命吧。

    “三生七世,三魂七魄,剑魂昭昭,人魂湛湛……”

    天地间,有风乍起。

    王言一的低语声,回荡着,深邃幽远,仿佛是古老精灵在月魂树下的吟唱,在一望无际的琼楼玉宇之中,在风里流淌开来。

    “以我之血,祭为牺牲,以我之魂,祭为剑灵,以我之魄,祭为剑心……”

    风中,一种古老而又浩瀚的力量诞生出来。

    风缠绕着锈剑。

    剑的震动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就看王言一的身影微微颤抖,有十屡淡淡的血气,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,每一缕都是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子形象,迅速地融入到了锈剑之中。

    剑身上的锈迹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。

    “刀剑之灵,吾师意志,上达碧落,下至黄泉,化为守护,开路,杀敌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四个字落下,王言一身体里最后一缕红色血气消散。

    锈剑剑身银色光芒暴涨,化作一道银芒,迸射出去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虚空大帝面色一变,抬手施展秘术,才施展到一半,锈剑就像是斩碎一片玻璃一样,将他的身形,斩成了千千万万块碎片,在虚空中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“成……成了?”

    王言一头发披散,秀发如云,身形缓缓地仰天倒下去。

    意识开始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终于击杀了虚空大帝吗?

    终于守护住了这道门吗?

    他脸上,浮现出生命里最快乐的一缕笑容。

    时间变得无比缓慢,朝后仰倒的过程,他甚至看到了视线中缓缓划过的石柱和宫殿,看了那一片蔚蓝色淡淡白云装饰的天空……

    倒下。

    一直向后倒。

    一直到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摔在地面上时,一个有力的臂膀出现,将他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恍惚中,他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浓眉大眼,英姿勃发。

    那是李牧的脸。

    那是他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脸。

    他看到李牧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愕然,然后在李牧的眼睛里,有浓郁的化不开的心疼、懊悔,那种眸光,足以瞬间融化他的心。

    原来,他还是在乎我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牧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从帝墓中走出来的时候,他听到了那流转在风中的低吟浅唱,美丽而又有赏的旋律,仿佛是失去了爱人的精灵在歌唱,他冲出来的时候,看到了王言一的背影,看到了他施展秘术,催动锈剑将神殿之外那个披散长发的白衣男子击碎的瞬间,也看到了王言一仰天朝后倒下时,那突然披散开来的犹如墨云一般的秀发……

    李牧冲过来抱住王言一的身躯时,他看到,王言一的面容变了。

    那个眉目凌厉精致的少年的脸,变成了一张清纯娇美,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李牧的回忆和梦中的少女的脸。

    王诗雨的脸。

    这张李牧以为自己已经遗忘,但却在这一瞬间,哪怕是一个微微的蹙眉,都狠狠地击中了李牧心脏的脸。

    李牧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,脑海中瞬间像是被闪光弹爆了一样,变得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王言一就是王诗雨?

    他们是……一个人?

    可是李牧记得很清楚,自己之前曾专门注意过,王言一有喉结,以胡须,而且不论是身形大小,还是不太一样,但是现在……好像是……变回来了?

    所以王言一其实就是王诗雨的化身?

    王言一。

    王诗雨。

    李牧脑海中闪过这六个字,突然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姓,没有变。

    后面的两个字,言一,这是取了诗雨这两个字各自的一部分啊。所以其实从一开始,王言一这个名字,就是在告诉其他人,她的真正身份是王诗雨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