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七中文网 > 法家高徒 >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疑是银河落九天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着司徒刑自信的表情,众人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眯,更有人脸上流露出不信之色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随侯田璜看着司徒刑,脸上透露出难言的轻蔑。。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相信,司徒刑能够破解眼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上古水神无支祁,虽然还在封印,但是只要一丝元神,就可以秒杀当世!

    更何况,这里还有很多湖水,可以说是他的主场。

    在这种优势下,司徒刑想要摆脱,不亚于痴人说梦!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有这个认知,随侯田璜双臂紧抱,下巴高抬,满脸的戏虐!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看着随侯田璜的表情,众人不由的气急。

    不少人更是牙关紧咬,拳头怒攥,如果不是顾忌双方实力,定然上前,暴揍他一顿!

    不过,司徒刑并没有计较这些,反而用实际行动重重的打脸。

    “日照香炉生紫烟!”

    司徒刑站在甲板之上,看着九天之上,声音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落地,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个高大万仞的高峰,在阳光的直射下,好似香炉一般,升腾起紫色的云烟。。。

    除了紫色的烟雾之外,还有数寸的文气升腾。

    在空中凝而不散!

    文气!

    文气!

    难道说,司徒刑在这个时候,还有心思吟诗作赋?

    还是说司徒刑已经破罐子破摔,打算临死前高歌一首?

    随侯田璜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,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打算.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,就连躺在司徒刑怀中的楚凤公主,也是满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,这并不妨碍她欣赏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的诗词,非常的简单,非常的直白,但是却有着说不出的意境。。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字,但是众人却有一种置身崇山峻岭之感。

    司徒刑没有管众人的心思,他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高空。。。

    确切说,从来没有离开过九天之上的银河。

    大乾的银河,和前世不同。。。

    前世的银河,是银河系,是星斗。。。

    而大乾的银河,则是文气,元气,浩然正气,黄道之气,是最纯粹的能量。

    文人只所以能够凝聚文胆,感悟文气,靠的就是银河倒灌,文气洗礼。。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个原因,这个九天银河,异常的重要。。。

    九阶神器的强大之处,就是能够直接掠夺九天之上的元气。。。

    “遥看瀑布挂前川!”

    司徒刑的声音很轻,很柔,好似有着某种说不出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但是,他短短的一句话,却让众人眼前的画面瞬间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九天之上的元气,被撕扯。

    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瀑布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说,司徒刑这句诗词,在这里异常的应景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,本来只有三寸的文气,陡然拔高两寸!

    五寸!

    出县诗!

    攀枝附近的文庙钟声响起,整个郡县可闻!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不论是文人,还是普通百姓,都是备受鼓舞,甚至是欢天喜地!

    毕竟出县诗也是难得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大军压境,没有人在意这个。。。

    所以任凭文钟如何响起,也没有人从房屋中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诗境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打算利用诗词的力量来摆脱困境!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你除了是北郡总督以外,还有儒家新圣的名头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!”

    “一切,都到此为止了!”

    看着文气升腾到五寸,慢慢形成诗境,随侯田璜的眼睛不由的一滞,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,就好似万马奔腾的水墙,移动的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飞流直下三千尺!

    疑是银河落九天!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司徒刑也感觉到了压力,顾不得体味其中的意境,声音急促,吐字好似机关枪一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本来还算平稳的文气,瞬间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五寸的文气更是好似芝麻一般,被节节拔高,最后更是突破九寸。

    无数的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不仅是攀枝,南疆,就连整个大乾,都有所感应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司徒刑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上方空中。

    在他诗词的刺激下,本来绵延足足有数万里的文气长河,竟然好似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,重重的落下。。。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巨大的核心反应炉,不停发出咕嘟的声音,好似打着饱嗝,又好似喝醉。。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面巨大的水墙,终究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让地面开裂,让河堤翻腾。。。。

    就连天空,也好似承受不住,无数云彩,被巨大的气势,直接分成两半!

    。。。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无数的黑水,从天空中落下,好似两个巨大的瀑布。。。

    随侯田璜呆呆的站在那里,双眼好似探照灯一般,不停的扫视。

    但是,任凭他如何观察,都没有看到司徒刑,以及大船的身影。。。

    好似他们真的被黑水吞噬!

    彻底的消失在人世间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终于死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!”

    就在田璜迟疑之时!

    他突然看到水面上,漂浮起一个巨大的帆布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个帆布,虽然已经破碎不堪,而且很多地方,全是空洞,但是,随侯田璜,还是认出了它的来历!

    帆布!

    司徒刑大船上的帆布!

    这么说来,司徒刑大船的桅杆,毕竟已经折断。。。

    否则,帆布不会流落在此地。

    看着苍茫的天地,已经明显折断的桅杆,田璜的嘴角不由的上翘,到最后更是放肆的狂笑起来。。。

    终于死了!

    虽然楚凤的死,让他的算盘落空!

    但是,如果能够杀死司徒刑,一切都是值得。。。

    不过,田璜显然想的有些太过美好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他狂笑之时,平静的水面陡然多了很多拳头大小的气泡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气泡越来越秘籍,越来越大。。。

    到最后,更是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泉涌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不停沸腾,好似开锅的水面,田璜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,脸上更是流露出震惊之色。。。